又有学生跳楼了,我们的教育怎么了?

本文来源:神经错乱的喵二少图片来源: 2018-03-26 11:51:28

    今天我听到我的学生说,她们学校高中部有个学生跳楼了,还有另外一个学校的,是初中生也跳楼了,一下子跳了2个。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非常震惊,这是离我身边最近的一个例子。我问为什么跳,学生说好像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好,当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。


    又有学生跳楼了,我们的教育怎么了?


    现在正是期末考试阶段,深圳很多中小学已经期末考试拿到自己的成绩了,部分没有考试的高中也是处于紧张的期末复习考试阶段。因为期末考试成绩不好,或者期末的紧张复习而承受不住压力而选择这样的一种处理方式,不禁让我们去思考,我们的教育究竟怎么了?我们的孩子怎么了?


    诚然,学习是一件枯燥无聊的事情,我们从开始进入小学就已经踏上了这条长达12年的紧张学习的旅途。而真正让人觉得压力巨大的是高三阶段,高一高二虽然学习压力也比较大,但是远远比不上高三。初中阶段的压力整体比高中的压力要小。当然这只是我们过来人的经验,因为我们已经熬过了,所以当我们回头看的时候,觉得那些都没什么,这么多年经历的哪件事情不比读书时难得多?


    但是,这只是我们过来人的思想,对于正在学习正在经历这个痛苦过程中的学生来说,不管是初中,还是高中,不管是高一高二还是高三,压力都是一样大的。因为对学习的在意,对成绩的渴望,对自己的要求,对自己的期望,老师的期望,家长的期望,最后造成了对自己的压力。自己没有适当的排解与处理方法,于是出现了这样的结果。

  

    又有学生跳楼了,我们的教育怎么了?


    我们会问,这种压力真的无法处理吗?


    处理压力的方法有很多,可以与家长与同学与老师进行沟通,通过有效的调整自己的心态来让自己不再背负这种压力,这些处理压力的方式我们常常挂在嘴边,随便有点了解的人都能说上那么一两句。


    那么,另一个问题出现了,同样的学习环境与学习压力,为什么偏偏有人熬不过去?而且比例还有越来越的趋势?


    最近接触到一个词,叫挫商。挫商,即承受挫折的能力。承受能力越强,挫商也就越高。五十年前,美国心理学家阿尔伯特·艾利斯(Albert Ellis)定义过一种症状——“低挫折忍耐度(Low frustration tolerance)”。如果借用智商情商的概念,这就是面对挫折时的“低挫商”。 艾利斯认为,许多当代人已被“宠坏”,无法忍受事情有丁点不顺。稍不称心如意,低挫商者立刻觉得这种事不但根本不该发生,而且绝对不可接受,此外,更必定会导向灾难性的后果。他们为这种思维定式付出的代价有二,一是焦虑、抑郁、愤怒等负面情绪,二是糟糕的行为决策,比如发泄怒火或无所作为。


    又有学生跳楼了,我们的教育怎么了?


    不可否认,现在的孩子,不说70,80年代了,即使是比90年代的宠溺程度都有过之无不及。每个孩子都是两个家庭的宝,生怕磕到了伤到了。我们家的孩子自尊心很强,不能随便批评,不能大声呵斥,等等之类的,你会听到很多。在以前你听到过种话吗?没有经历过这种小小的失败,如何经得起更大的风浪?


    由于现在社会科技的进步,家长与老师的沟通也越来越方便,每个班都有一个班级群,方便老师与家长的沟通。但是却有很多家长去私信老师说,不要在群里点名批评我家孩子,成绩不要在群里当众公布,怕孩子难受,承受不了。


    你都没有试过,你怎么知道他们承受不了?自己做错了事情不用承担责任的吗?被批评就接受不了了?成绩为什么不能当众公布?自己考的成绩都不敢面对,还能面对什么事情?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自己不认真学习,考试成绩就差这是自然的。敢做就要敢当,这样连面对自己的勇气都没有,如何去承担以后更大的责任?如何去面对日后逐渐增加的生存压力?


    我们以前总说大树底下的小草长不了很强壮,温室里面的花朵也经不起风吹雨打,但是似乎现在的家长已经忘记了当年他们学习成长时所吃的苦。


    又有学生跳楼了,我们的教育怎么了?


    这种面对挫折和压力的能力才是我们成长中所要经历的与培养的,熬过去以后才发现,原因也没什么嘛,天还是蓝的,地球还是圆,自己也仍然还活着。面对挫折的能力越强,我们才能越茁壮地成长,才能顶天立地,才能让自己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。所以我们要思考一下,是不是给了现在的孩子太多的保护?


    从有高考一来,每个经历过高三的人都会说那是一场痛并快乐的经历的。既然会痛,那就需要我们出付出极大的意志力来克服这种痛,来忍耐这种痛。没有哪一个人的学习是轻轻松松的。